Who Am I

hello

一个怀有自由主义的愤青,应该怎样去看待这个世界。

进化路径

见自己

间歇性自信,持续性自卑。

  • 在这个年纪(1994 年生),我给自己贴满了标签。成长,也许就是慢慢撕掉这些 Tags 的过程吧。到人生的晚期,应该会浓缩为一句话。
  • 斜杠青年:指的是从事过多种职业的年轻人。因为他简历的「职业」一栏,会填写很多不同的工作,需要用斜杠分隔。
  • 大学三年级开始逃课(Talk)玩公众号(目前也就五百多个关注者),慢慢地就喜欢上 写东西(addicted to type my life),不过是纸上谈兵的 Loser ( lack of effort)。
  • 城市是孤立而乏味的存在,而我是一位越长大越孤独的「空巢青年」。比较怀旧,喜欢收集电影票,车票,景点门票。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 Pickle Rick(腌黄瓜瑞克)。
  • 做事从兴趣出发,不注重回报。
  • 因为成绩好(因为其他都不爱学习),从四年级到初三都是班长,但不喜欢当领导者,甘愿做配角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我选择做一个普通人,安安静静地做一棵「小草」,享受阳光和雨露,不会幻想成为一颗参天大树。
  • 外表巨黄,内核巨纯的宅男(homebody)。挖掘并接纳自己的特异性,做到精神上的强健。
  • 丝毫不矫饰,绝对不虚伪,坦诚是我唯一的社交技巧。写的文章越多,我越难说出违心的话(相信科学和事实),因此没和身边的人吵架,也意味着不善交际(lack of social skills)。
  • 从小学四年级到大学四年级都住在校,只有长假才回家。没在养尊处优的环境里长大,所以哪里都睡得着。
  • 穷则独善其身,尽量不要被这个世界同化。对抗消费主义,人生不是挣钱,买东西,挣更多的钱,买更多的东西。倡导极简生活方式(简单、干净、纯粹),因为快乐并不是由所拥有的物质多寡决定的。只要能够独立生活,我对物质没有任何渴求。
  • 在这个 Golden Age,虽然我住在一个穷街陋巷里的出租房(所幸采光极好),但因为一直保持着勃起的好奇心,我的精神世界无比富足。
  • I never want things to be dull. 我永远不希望事情变得单调乏味。by Pavel Durov(帕维尔·杜洛夫)
  • I am focused, intense even.
  • 一想到锋利的刀锋,心里就会戈登一下。

见天地

去认识这世界。

  • 长期浸泡在 科技互联网Google 是我的互联网启蒙老师,一刻也不能离开。
  • 几乎不看书,记忆之中,唯一完整看过的书是《暗访十年》
  • Everything is learnable,知识杂乱且爱好广泛(versatile)的斜杠青年(对很多东西浅尝辄止),所以我是一个注意力涣散的低效能人士。虽然一些读者称呼我为「宝藏男孩」,但这些不过是「拾人牙慧」罢了,Google 一下就能找到的东西,我只是个搬运工。
  • 追求优雅的 排版 并自豪的采用 Markdown 记录一些。
  • 目前在 努力 学英语,争取有朝一日可以肉翻出国。
  • I'm into the design(平面设计),并设计了 庭说的 Logo。喜欢 摄影,反感过度美颜。喜欢看科幻电影,特别是太空片。
  • I'm a big fan of basketball,但是从来不看 NBA。
  • 海贼王(One Piece) 十年铁杆粉(目前只看动漫)。
  • 也许人生本来就没有任何意义,我们只是 自私的基因 的奴隶。明白这个生物学本质之后,变得更没有野心,日子越过越禅,随时随地随遇而安,每天都睡得很香。

见众生

把经验传授给大众。

  • 铁肩担道义,拙笔著文章:从小到大,我受到很多人的照顾,有认识的,有不认识的。现在我长大了,有反哺之义,带读者们跨越「数字鸿沟」,更全面的看世界。
  • I am a fun person and willing to rethink everything. 秉持唯物主义,凡事要讲科学依据(摆事实,看数据,讲道理)。不信鬼神(superstition),不信星座,不信红内裤,不信传统中医(traditional herbal remedies)和针灸。如果信这些,上学(受教育)还有什么意义?
  • 我们为什么要读书 - 罗翔:只有非功利性的阅读,才能对抗人生的虚无。

我也有一个问题,是这样的:什么是知识分子最害怕的事?而且我也有答案,自以为经得起全球知识分子的质疑,那就是:「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。」所谓不理智的年代,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,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,也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年代;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,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。我认为,知识分子的长处只是会以理服人,假如不讲理,他就没有长处,只有短处,活着没意思,不如死掉。by 王小波《知识分子的不幸》

人类形态

局部

  • 👨‍🦳 头发:刺猬头;纵使年纪轻轻,白头横生。
  • 🤨 眉毛:浓密粗横。
  • 👀 眼睛:茶色。
  • 👂 耳朵:佩戴耳机 🎧 半小时以上,就会开始疼。
  • 😏 酒窝:在我念初中的时候,有一个「乒乓球拍」从天而降,砸在我稚嫩的左脸上,就这样,一个「人造酒窝」诞生了(右边没有酒窝)。
  • 👄 嘴巴:睡觉的时候会打呼噜(学生时代,因此被人恶作剧),并会张开嘴巴。
  • 🦷 牙齿:唯一被人夸赞的器官,所以拍照的时候,我特别爱笑,人送外号「阳光男孩」。
  • 🙄 脸蛋:我的脸像钟乳石(很多麻子),纯正的自然风光。by 《自夸小队》

整体

  • 很多词可以形容我,帅气可不在其中。
  • 我就是个荔枝。外面看起来很难看,坑坑洼洼的,但里面还挺甜的。但是最里面,又有很硬的东西。by 李志
  • Not good-looking,自卑到几乎不照镜子,所以房间里没有镜子。直到2019 年,才买了人生的第一面镜子。

钟爱数字

  • 之前是 15,高二我跟初恋表白的日子(4 月 15 日),但是未能如愿走到最后,但我非常感激她,让我在最美好的年纪,体验了最纯粹的生命悸动。By the way, I am single and available.
  • 现在是 56,《海贼王》路飞(Luffy)某件 T 恤上的号码,日文 56 和橡胶同音。

luffy-kid-56

高光时刻

  • 2016 年 3 月 3 日:那时我刚学会 科学上网,一位叫「南极雪」的网友送给我一个生日礼物:草榴社区 会员,按照约定,我手抄了一千六百字(6 页纸)的 技术讨论区的版规。虽然我成了「上榴人士」,但等级至今还是「新手上路」。
  • 2018 年 3 月 13 日:我把一条评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(2018年) 的 Twitter 转发到 24 人的微信群,紧接着我被最近的派出所请去「喝茶」,罪名是「传播不当言论」。
  • 2019 年 3 月 15 日:我开始耐心地帮助( 外贸)网友 翻越围墙,出海做生意。我深知,自己可能再次「锒铛入狱」,但是自由可贵。助人为乐(helpaholic),让我找到些许人生存在的意义。It feels good to help people.

工作经历

频繁换工作是 loser 做的事情,下面是我的至暗时刻。

2017-04-01

毕业前,我没有选择专业(智能电网信息工程)内的工作,也没有考公务员。凭着运营「庭说」公众号的粗浅经验,和对 Google 的向往,加入一家做外贸路由器的创业公司(3 年),岗位是新媒体编辑。

做了几个月,受不了虚假宣传,例如路由器只能带十几个设备,我却要夸大成上百个设备。受不了标题党的写作文风,6 月末辞职。但是在秋天,这家公司被不可抗力 取缔 了。

2017-07-17

上一份工作是毕业前的试错。但毕业后,我依然很迷茫。不如从事专业相关的工作试试,万一又喜欢上了呢?

Friendcom 做了做了 8 个月的电能表测试工程师。2018 年 3 月 23 日,转岗到市场部做展会执行与平面设计助理。公司经济收益下行,直接「砍」掉了整个市场部,2018 年 11 月 15 日,被迫主动离职。

2018-12-04

接着来到 CLOU 继续做硬件测试工程师。之前是住在公司,现在每天要六点半起床,回到家都晚上八九点,而且在高楼大厦苦等电梯。寄宿在亲人家,也不自由,确信了自己对「电气」始终提不起兴趣,于是第 3 次辞职,再一次 reached a crossroads of my life.

2019-03-04

为了还清「被强加」的贷款(年金保险),草草地加入了一家离家近创业公司(放弃钱多的市区工作),开始卖东西给外国友人。但是在订单碎片化的大潮下,日子并不好过。一直拿着微薄的底薪,但是很自由,没有大公司的条条框框,也能自学很多知识。而且自己住,自己做饭,特别快乐。

也没想着挣大钱(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家庭的压力),基本的温饱就可以让我保持强健的身体和自由的精神,虽然我吃鸡蛋,你吃鲍鱼,但我一点都不羡慕,因为科学知识告诉我,人体必须的营养元素就蕴藏在普通的食材之下。朴素生活,高尚思考(Plain living and high thinking)。

仔细想想,得以存在便是一个奇迹,能够思考就是一件乐事。by 《呼吸》

2020-05-11

还个人情债,加入姐夫创立的 电动自行车充电器(电源)公司,打杂中。

意向职业

在唯利是图的商业社会可能没有对错,但是有善恶。目前为止,庆幸自己还没有成为金钱的奴隶,大多数时候都是站在善的那一方。这种反商业的行为,让我在职场中不受待见,我对大部分工作也提不起兴趣,因为:

  • 不能长续发展,容易被 AI 取代
  • 不能解决现存的人或社会问题,推动社会良性发展

所以要找到一份对自己和社会都有意义的工作,注定是一个漫长之旅(被社会毒打之旅)。但我不希望自己像个受害者(挣不到钱或被解雇),我选择做什么样的事,选择什么样的立场,就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。唯一让我愧疚的是,父母好不容易供出一个大学生,却不能为二老提供更好的物质条件。感谢 5 个姐姐和 1 个哥哥对爸妈的照顾,让我可以在年轻的时候,不以钱途为重,多做一些喜欢的事情。

最后,如有合适的工作机会,欢迎向 引荐(目前的现居地是深圳)。或者与我交流:what do you think I should do?


关联阅读:关于我 - Jesse Ch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