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持勃起的好奇心

0%

上帝钢笔

上帝会赐予他钢笔,让他成为一个作家。

学生时代

DW 是我高中同学(同班 2 年),高考后我们上了同一所大学。虽然不是同一个专业,但是我们被分配到同一栋宿舍楼,他在 501,我在 514。

虽然同窗 6 年,但是我们的兴趣爱好迥异,他喜欢看书打乒乓球,我更钟意看电影打篮球。平时交流并不多,个把月聚一次,去校外的小炒店开开荤。

毕业 2 年后

这种淡如水的君子交情,让你感觉他是个可有可无的朋友。事实胜于雄辩,毕业接近 2 年,我们之间音信全无。

今晚突然想起这位没有存在感的老同学,没有犹豫,找到他的微信,写道:「最近还好吗?」,我以为寒暄之后尬聊一会就会结束叙旧,毕竟他可以很闷的男孩子。21:07

半个钟后,他回复说:「还好,打兄一切安好否?」。接着聊了了工作,他嫌打字麻烦,问我方便视频通话吗?于是我打开房间的吸顶灯,让他看看我颓废的样子。网速不如意,我只好打他的电话,怎料,我们一口气叙了 50 分钟。

他找到了信仰

大四之前,DW 是个无神论者,买了很多书,梦想当一个作家。临近择业期,规律作息的他失眠了,晚上十点钟上床,凌晨两三点才睡。尝试了各种安眠方法都没有效果,他变得越来越烦躁,一度想跳楼轻生。

没有办法,只好向信教的母亲求助。母亲让他祷告就可以了,神会带走你的焦虑。起初 DW 认为这是迷信,没有采取行动。

某个难熬的失眠夜,和往常一样,满腔的不安,无以排解。正在他痛苦万分的时候,他想到了母亲的话。没有为什么,DW 双膝下跪,开始向主祷告。完毕之后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。那一刻,他相信神是存在的。那一晚,他应该睡得很香。

得到神的赦免之后,他去参加了当地的教会组织,结识了更多拥有同样信仰的兄弟姊妹。

……

现在他在一个中山教会全职工作,接着去广州的神学考试,之后去读两年神学,然后成为一个完全侍奉「神」的男人。

我还在人世挣扎

我是个无神论者,但我理解那些有信仰的人,他们是那么可爱,愿意用真心去感知这个世界。

以后我会不会获得这份信仰,我没有答案。至少目前不能有,先挣钱报答父母,于是我不得不跳入人流,继续在这个现实社会厮杀。00:00

庭勃士 wecha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