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ek 12

悲观的前行者。

Day 78

2017-10-02

从小到大,一到月末,就抬着微型人字梯,跟着爸妈漫山遍野地去抄表。因为村里的电表安装不规范,高低不定,所以需要梯子「升高」目光。

上大学的时候,我选择了「英语」专业,结果把我调剂到「电网」专业。

找工作的时候,我选择了「编辑」岗位,结果突然辞职,回到电网行业,成了一名电表的「测试工程师」。

兜兜转转,还是跟电表打交道,多么讽刺的决定。不说了,我要去抄表了(这不是段子,真事)。15:40

近来,有些村民早早摸黑去偷板栗,这件事在民众中引发了热议。小时候耕地多,灌溉用水有限,大家就三更半夜起来争水。民风不淳朴,百姓不乐业,此事古难全。

晚上大姐召开了炮家第一届家庭会议,成立了炮家基金会:七姐弟每月向公共账户汇入 100 块,作为父母的急救资金。

然后一起吃炒石螺,场面热闹,手速惊人,大家都展现了可怕的原始食欲。

下午路过发小同学良兄的家,发现盆栽(赤楠)挂满了枯叶。拍照发给良兄,调侃我要把它挖回去当柴火烧。我有预感他会把这段有趣的对话发到朋友圈,他经常这么干。万万没想到,他的高一同学 LR 对我产生了兴趣,刚好也在深圳工作,刚好也单身。

L 姑娘很有勇气,加了我的微信。文字是我的武器,见她不善言谈,我就对她发起猛烈攻势。几天前,我还在检讨自己话痨这个毛病,结果,一找到倾诉对象,就止不住表达的冲动。

LR 对我的新鲜度会有几天?且听下回分解。00:32

Day 79

2017-10-03

一家人难免吵吵闹闹,我要控制情绪,不给争论添乱,努力做一个「和事佬」。

鉴于小米 6 出色的拍照能力,一天拍个几百张都不能浇灭我创作的激情。为了合理的视角和和谐的构图,不惜做出乖张地抓拍动作,但这值得。

外甥长大了就不愿意拍照,为了让他们乖乖和我这个怪舅舅拍照,我开出了让他们玩一会手机的条件,并且不笑不合格。

这和我每天熬夜写日记是一个道理,都是为了定格美好的瞬间。人是健忘的动物,特别容易忘了谁对你好。

今天是 L 姑娘加我的微信的第二天,都快 20:00 了,怎么还没找我聊天。我忍住不开话,万一人家昨晚就跟我聊烦了。突然来信息了:「Hello,吃饭了吗?」结果她跑去吃饭了,留下一句「晚点聊」,撩拨我的心弦(外甥拿我手机玩游戏,我时不时问有信息吗)。

闲着也是闲着,和家人炸起了金花(底注 1 块钱),前期运气不咋的,后期人挡杀人,神挡杀神,想输都难。最后赢了百来块,三个字,美滋滋。其实最重要的不是赢钱,而是期间的欢乐时光。

23 点了,L 姑娘才猛然醒觉还有「晚点聊」的约定。此时,我未洗,她已困。我很佩服作息规律的人,这可是让生活井井有条的第一步。

夜深了,母亲还在浴室洗父亲的衣服。出汗多,留到明天就臭了,所以坚决要今晚洗,明早母亲还要早起照料农事。

外人说七姐弟都长大成人了,二老也该拍拍屁股享清福。母亲自嘲道:「一辈子都是苦命鬼。」00:15

Day 80

2017-10-04

一个人如果没有梦想,跟无忧无虑有什么区别呢?16:54

今年的中秋没有月亮,布满乌云:

  • 父亲认为喝「高山绿茶」治百病
  • 母亲认为娶「外省老婆」不太好
  • 哥哥认为分「一段恋情」洒洒水
  • 姐姐认为找「身体健康」最重要

Ta 们不考虑两人的羁绊,却用家庭的「羁绊」去绑架亲人的婚恋自由。我不同意 Ta 们的观点,像往常一样,Ta 们认为我读了 16 年书读「坏」了。愚昧陈腐的择偶观念,几时走向开明?22:16

Day 81

2017-10-05

人的所有动机都源自性冲动——弗洛伊德。

早上突然想戴着草帽拍张「鲁夫照」,致敬《海贼王》。

我的幸运号码是 56,因为小时候的鲁夫穿过一件衣服,上面印着 56。

拍了很多出彩的照片,一天都要发几个朋友圈,罪过罪过。很难界定是显摆还是分享,讨厌的人自然会屏蔽,喜欢的人照常会点赞。

下午陪母亲去摘栗子。事实证明,直接上树摇,比在树下用带钩子的长竹竿拉有效多了。坐玻璃电梯会恐高,上树却不会,但总有一种念头闪过:万一不幸坠落,半残乃至归西,怎么办?虽然人世悲凉,但依旧有留恋的东西。胡思乱想过后,树上的每一步将变得很有意义。

傍晚满载而归,回来的路上把脚崴了:

  • 扛着收成,身体不平衡
  • 路有积水,又小又滑
  • 鞋子不适合走路
  • 注意力在跟拍母亲,没看脚下的路

综上,不幸负伤,好在不严重,微肿微疼。

如何处理脚踝扭伤,我和父母出现了分歧。我认为先冰敷防肿,再热敷消肿,而父母坚持全程热敷。

晚上父亲想给我贴臭臭的「狗皮膏药」,见伤情较轻,自然恢复即可。如果父亲坚持要贴,纵使知道这是错的处理方法,我也不会反抗。情愿好得慢,也不能惹父亲动怒。年纪来了,身体重要。

母亲不饶,要给我搽另一种膏药。短暂冲突后,二姐救场:你儿子书不是白读的,他自有分寸。

农村偏方依靠经验,现代医学讲究机理。无伤大雅的小伤面前还无所谓,如果出现重大医学错误,再听任家人摆布,就是愚孝。

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可惜手机拍不出效果。趁着月色,家人又谈到择偶的问题:孝敬父母,就不要娶外省妹。路途遥远,沟通障碍。

唉 :-( 心好累,挖个鼻屎开心一下。用力过猛,扣出鼻血来了。23:23

Day 82

2017-10-06

虽然脚伤未好,还是颤颤巍巍地骑着女装摩托车去外婆家载番薯。

小姨因为外婆的赡养问题,和母亲吵架了。小姨哭诉母亲不仁义,母亲抱怨小姨管太多,双方都不容易。

母亲不能因为外婆袒护她的儿子们,就铁石心肠,毕竟生育之恩,血浓于水。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我劝外婆和小姨放宽心,人在劳累之后很容易说一些气话,听一半就好。

明天就要返深了,我已经开始怀念家里的饭菜。可能因为味觉退化,爸妈做菜重油重盐,一直劝二老要清淡饮食,一直不听。到如今,不想劝了,就让父母有滋有味地活在当下,以后的事再说吧。23:21

Day 83

2017-10-07

他们外甥人如何,他们本地人如何,这就是思维上的偷懒,想用一个标签来涵盖一切。18:04

在真实的人生场景中,为了一个长期的目标,忍受眼下的枯燥和无趣,这也是人生常态啊。18:12

农历八月十八是钟万叔公的生日。这一天全村的姓钟人都会到「万公祠」为其庆生。

万公何许人也?他是葛州村最初几代的祖先,具体几代我忘了。

35 块钱一张饭票,村民即可坐在八仙桌上,草草地吃一顿油腻肉气的饭菜。大家因为这场古事而相聚。依我的观察,却没有增加彼此的凝聚力。

例行的仪式,热闹一阵罢了。当老一代逝去,年轻一代可能不会延续这场无聊的「盛宴」。

开了一天的车,老哥的左眼发疼了,而且每几个月就会复发,希望老哥能积极配合治疗。

理了新的发型,学着打扮,几时都不迟。21:47

Day 84

2017-10-08

有我在,12 岁外甥东东就不会认真做作业,净让我带着他玩游戏,因为平时可接触不到智能手机。

本想让外甥劳逸结合,却发现外甥已经入魔,一旦不让他玩,抵触情绪就会泛滥。说什么都不听,用各种理由拒绝按时完成作业。青春期的男孩子开始叛逆了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好坏自有造化。

改变人的认知、价值观是件很难的事情,不要带着对立心态去沟通。话虽如此,我已疲以应对,只要看淡生死,一切问题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没错,在没有找到人生的意义之前,我将持续这种悲观厌世的状态。放心,我还想活着,只是少了很多自认为无所谓的抗争。23:42

留言请邮 tingtalk.me(at)gmail.com
0%